第八十一章 这是谁的问题(1 / 2)

巴顿将军的想法非常简单,现在美国优势巨大,根本不需要和苏联人谈什么。有着这种优势的时候,就应该一鼓作气,联合英法继续向东把苏联消灭,这样这个世界就落入了美国以及盟友的手中,准确的来说是落入了美国的手中。

这样美国也就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所追求的昭昭天命,兑现了美国世纪的预测。

然而现在种种迹象表明,似乎美国已经对目前的进展满意了,想要和苏联和平共处。这是巴顿将军所不能理解的,现在各国军队都在,美国优势很大,如果现在不解决掉苏联,未来就会更加的麻烦。

出现了这样一个契机,巴顿将军根本就不用考虑,直接下令所属的部队让开通道,放这些南斯拉夫的铁托反对者进入巴伐利亚,一场旁人眼中的风暴,直接被寄希望于战争再次爆发的巴顿将军全部笑纳。

从六月二十四日晚上到六月二十五日白天,欧洲上空来回穿梭的无线电波,表明了此时的欧洲并不像是表面上这么平静。

随着巴顿将军对这一支超过二十万人的队伍进行收留,各方有了几个基本的反应。

大柏林市,在朝阳下内阁秘书爱德华·布里奇斯,在住所前的花园来回渡步,身边外交部秘书亚历山大卡多根刚刚进入花园,提及关于难民越境的最新进展。

“哦,呵呵!”爱德华·布里奇斯淡漠的脸色闪现出来一丝幸灾乐祸,但马上转为严肃,处在第三者的旁观角度道,“美国牛仔是这么的勇敢,也就是说目前这是美国人的问题,和我们大英帝国无关,我们只是充其量怀着善意对难民进行劝阻,但是最终没有成功,不敢说有多大的功劳吧,但肯定是没有过失。”

“当然没有过失,谁都知道奥地利境内只有两个营,相反却有十万苏联红军的士兵,这件事只有苏联人可以阻止,而我们没有这个能力,所以难民越境的问题,是苏联人疏于防范,而美国人最终接纳,从头到尾就和我们英国没有关系。”亚历山大卡多根义正辞严的撇清关系,“事实就是如此。”

“先不要着急往苏联人身上扣帽子,既然这是苏联人和美国人的问题,我们看看他们之间如何解决,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在中间起到一个桥梁的作用。”爱德华·布里奇斯原地不动的沉吟片刻问道,“对国内的汇报电报,准备如何说。”

“这是一次偶然发生的孤立事件,在首脑会议即将举行的前夕,对我们的外交官是一个考验能力的极好机会。”亚历山大卡多根展现着外交部秘书的专业素养。

爱德华·布里奇斯满意的点点头道,“就这么回复就可以了,从当事人的角度来说,我们有最为坐得住的资本,不管是美国人还是苏联人先过来抗议或者寻求支持都好,我们首先要做的是耐心等待。”

截止到巴顿将军最终下令收留,得知情况的各国讨论问题的核心,是到底这是谁的问题。

毫无疑问作为直接责任国的南斯拉夫,肯定是最直接的受害者,超过二十万之前还是士兵的反对派逃亡出国,而且还找到了被收留的地方,铁托有足够的理由声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