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要一个佣人(1 / 2)

“好像是我们要为一场重要会议预热。”艾福尔神神秘秘的说道,“非常重要的会议。”

非常重要的会议?艾伦威尔逊猛然想起来,波茨坦会议?提前了?

他当然知道波茨坦在哪,大柏林市的西南郊区嘛,在位置上算是很安全的,距离大柏林市并不远,驻扎在大柏林市的四国部队,可以让任何可能出现的危险因素消失。

波茨坦会议,当然谈论了很多问题,但主要问题就这么几个,战后的欧洲秩序谁说的算,势力如何划分,战前苏联和德国一起分了波兰,德国虽然战败了,但是苏联没有战败。

指望苏联让出占领的波兰东部,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在说波兰和苏联之间的问题非常复杂,帝俄时期,波兰是俄罗斯帝国的一部分。苏波战争,波兰虐杀战俘的行为等等问题,都不好解决。

问题在于苏波战争的当事人之一,可是现在苏联的领导人斯大林本人。苏波战争的失败,在苏联内部引起了轩然大波,给了斯大林很大的难堪。另外涉及的人物,还有苏联红军之父托洛茨基,有着红色拿破仑称号的图哈切夫斯基。

斯大林和托洛茨基在作战方案和部署上的严重分歧和相互斗争。对波兰作战托洛茨基倚重西线,而斯大林则侧重西南线:战败后托洛茨基认为,苏波战争中斯大林麾下的西南线方面军迟迟不向主要战场——西线方面增援是红军失利的一大原因。

波兰可是让斯大林被托洛茨基强行扣锅的地方,因此苏联是绝对不会吐出苏联占领的东部领土的,所以最终是德国东部领土被波兰占领作为补偿。

只要稍微一想,艾伦威尔逊就知道这个决定战后欧洲秩序的会议,肯定会持续很长时间。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艾伦威尔逊走到窗户边上,一只手握着窗沿不着痕迹的问道,“这么一看,我们是为了即将举行的首脑会议进行预热?”

“伦敦方面说的含糊其辞,大概就是这样的吧。”艾福尔忙活着自己的事情,无意的说道,“七月份就大选了,可能丘吉尔首相想要增加一些把握。”

“这就解释的通了。”艾伦威尔逊果断接受了这个解释,这不就是丘吉尔非常著名的那次败选么?参加波茨坦会议一半,灰溜溜的返回伦敦,换了新首相来继续参加会议。

在公务员的立场上内涵了一下某些政客,艾伦威尔逊没有觉得哪里有问题。历史上丘吉尔可能是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本时空忽然考虑到这个问题了,这也十分正常,政客怎么会不考虑选举呢?

但他心中也有些担忧,才刚刚埋雷完毕,要是正好赶上波茨坦会议的时候爆炸了?扶着窗沿的艾伦威尔逊脸色阴晴不定,欧洲这边的事情太复杂了,他现在其实已经有些怀念英属印度的快乐生活。

比起欧洲这边的复杂情况,还是英属印度的政治环境更加的轻松。如何分配,怎么处理,英属印度政府还有着绝对强势的地位,退一万步说,捞钱也捞的心安理得,不担心被别人发现,大英帝国的繁荣不愧是建立在殖民地上的。

事情已经到这了,艾伦威尔逊也不能因为担忧不做事,很快加入到了准备工作当中,“不知道我们独立举行的阅兵式,由谁来主持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