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岳父救我(1 / 2)

不多时两位公主出现了,蒙巴顿将军露出笑容和两位公主聊天,两个女儿也加入进去,只有艾伦威尔逊毫无键政风范,如同一个木头桩子杵在那洗耳恭听。

不尊重王室成员?那是不存在的,别以为只有君主专制国家有怎么对付造反的法案,英国一样有大逆罪法案。

罪行包括:杀害国王、王妃、国王之长男,亦或是着手意图者,奸污王妃、未出嫁之公主、或国王长男之妻,在国内领土挑起对抗国王的战争,将国王的敌人视为我方,提供援助以及休憩,伪造王玺、国玺、以及国内流通之货币,在国内领土持有伪造之货币,杀害执行职务中的官吏或审判官。

现代社会了,大逆罪法案经过了一定程度的修正,要是在过去,不要以为英国不存在车裂这种刑罚,大逆罪法案实行的地方还有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这是帕梅拉的未婚夫么?”伊丽莎白王储瞟了一眼艾伦威尔逊,温和的问道。

“是的,王储,我们在新德里认识的。”帕梅拉蒙巴顿带着会心的笑容道,“他不太懂王室的礼仪,刚刚还说要避免开口。”

不是说的挺开心的么?伊丽莎白王储心里轻笑一声,她和妹妹都听的很清楚。

艾伦威尔逊轻声咳嗽一声,倒不是尴尬或者说是什么的,他总觉得玛格丽特公主,好像用一种审问犯人的目光看着自己。

“勋爵,菲利普还说,如果你不回来的话,这一次的大婚是没有意义的。”伊丽莎白王储轻声开口道,“如果他知道您来到温莎城堡,一定会很开心的。”

“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蒙巴顿将军提问之后,见到王储点头然后道,“能够参加这一次的婚礼是我的荣幸,在见证王储的大婚之后,我就要回到英属印度处理印度独立的事情了。”

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是英国地位最高的教堂。除了王室成员,英国许多领域的伟大人物也埋葬在此。

威斯敏斯特教堂其实既非大教区的主教堂,也不是教区里的教堂,而是人们所知的王室专属的教堂,行使管理的教长与其法规都要由王室决定。

“很难应对么?”玛格丽特公主开口询问,显然她比自己的姐姐要活泼的多。

“确实很难应对,这也不是一个很令人接受的任务。”蒙巴顿摇头苦笑道,“作为大英帝国的最后一任英属印度总督,我的心情非常复杂。”

伊丽莎白王储猛然想起了刚刚,听到艾伦威尔逊说的那句,希望调整好心态。心中感叹,看来自己现在所处的国家,是一个面临多事之秋的国家呢,贵族?公务员?

这可给艾伦威尔逊憋坏了,如果不是在温莎城堡,他早就和蒙巴顿谈谈赶快把印钞机干冒烟的事情了,他要谈的还不仅仅是英属印度的事情。

从剩余价值的范围讨论,现在英属印度还没独立,内阁还非常的尊重蒙巴顿,赶紧建议把纳尔逊级战列舰卖给葡萄牙,把美国人即将给葡萄牙的贷款拿过来。

现在能套一笔是一笔,总比把战列舰拆了卖废铁强。

“菲利普一直很期待舅舅回来。”伊丽莎白王储轻笑道,“您能够回来见证我们的婚礼,实在是太令人高兴了。”

“这是我的荣幸,当然也是菲利普的幸运。”蒙巴顿有些感叹,这个婚礼能够最终出现,绝对不像是童话故事当中描写的这么容易。

从一开始,国王乔治六世就不同意女儿伊丽莎白嫁给菲利普,原因很简单,一来女儿年纪太小,二来菲利普不够独立,说难听点就是口袋里没几个钢镚,那时候希腊王室被赶来赶去,菲利普度过了动荡的童年,说是王子,其实就是破落户。

但是这两个并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是,菲利普的三个姐妹都嫁给了德国王子,和国社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乔治六世的智囊团给出的建议都是不要联姻,没有任何好处甚至会有大麻烦。

本次的大婚没有邀请菲利普的亲属,同样没有被邀请的还有,有着不爱江山爱美人,实际上也是和德国有关的那个退位国王,现任王储伊丽莎白的大伯,前国王爱德华八世。

王储即将大婚,蒙巴顿也没有过多打扰,询问了一下日程的安排就离开了。走出温莎城堡,蒙巴顿将军才对艾伦威尔逊道,“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这可不像你啊。”

“尊敬的总督,我还知道什么叫权威。”艾伦威尔逊长出一口气道,“王储在帝国广受爱戴,这一次的大婚必定是万众瞩目,我哪有资格说话,能见证就已经很幸运了。”

“看看艾伦,多么的谦虚啊。”帕特里夏这么说,然后看向自己的丈夫约翰·布拉伯恩,他觉得刚刚自己的丈夫话就很多了。

两人结婚的时候,伊丽莎白王储赴拉姆西修道院参加她的婚礼,希腊的菲利普王子负责接待,多了一年的时间,主角换成王储和菲利普王子,缘分颇为奇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