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互相拆台的会议(1 / 2)

这话不是艾伦威尔逊自作主张,而是美国自己说不出口,借着英国的人嘴正式堵死苏联加入马歇尔计划的途径。

他也只不过是按照美国人的剧本走罢了,不过不同的地方在于,作为一个工具人也是有情绪的,艾伦威尔逊说话的时候,对苏联的敌意分外的明显,简直就是丘吉尔本人在发表讲话。

连带着对南斯拉夫、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以及芬兰表达了不信任,当然这不能过于直白的表达想要把这四个国家踢出去的态度,做事要讲究方式方法。

于是这四个国家当中的软柿子芬兰,就被艾伦威尔逊挑选出来着重抨击,挑选芬兰主要有两点,第一芬兰并不是苏联体制的国家,抨击起来比较没有心理负担。

第二就是,芬兰虽然不是苏联体制的国家,现在却对苏联唯唯诺诺,比较适合用来做靶子,牺牲它一个还可以表明大英帝国的严正立场,假装自己还很有影响力。

“芬兰化是欧洲所有自由国家,要竭力避免的下场。”艾伦威尔逊大声疾呼,对着众多国家的代表,以恳切的言辞说明,一定要保护自己的主权,不要被苏联人拿走了。

芬兰化指的是一个弱小的国家近乎无底线的听命于强大的邻国的政策决定,基本上属贬意词汇。类似芬兰和苏联两国之间的关系。

虽然这个词汇是联邦德国的保守派,在勃兰特上台之后发明用来阻止勃兰特的东方政策的,本来距离出现还早,但此时艾伦威尔逊说出口也不是没有道理,“曼纳海姆为什么离开芬兰,这是所有自由世界的国家应该警惕的。”

在随后的半个小时当中,艾伦威尔逊就以芬兰化对苏联进行了猛烈的抨击。最直接的证据就是曼纳海姆的被迫离开芬兰。

如果有选择的话,艾伦威尔逊也不想专门对着芬兰的伤口上撒盐。

可其他国家都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苏联盟国,他这种欺软怕硬的人,怎么真的敢学丘吉尔,对着苏联体制的国家指指点点,于是就只能辛苦芬兰了。

对着芬兰集火了半个小时,至于苏联包括相似体制的国家,都处于……等国的行列当中。

表面自由世界的捍卫者,实际上色厉内荏的艾伦威尔逊,才在多数国家的掌声当中走下讲台,这也为排斥东欧定下了基调。

美国的援助不是无限的,就如同之前和法国人采取共同立场说的话一样,受到援助的国家越多,到了每个国家的金额就越少。

所以在艾伦威尔逊发表讲话完毕之后,法国代表皮埃尔也强硬的表示赞成英国的主张,不但要排斥本次来到巴黎的东欧四国,还必须确定剩下的国家是否可靠。

皮埃尔将矛头对准了意大利,表示意大利的局势就令人非常的担忧,意共已经是意大利第一大党,如果意大利变成了苏联模式的国家,也应该从援助国当中剔除。

“法国人可能忘了,法共的实力也就比意共差了一点点而已。”在皮埃尔讲话的时候,艾伦威尔逊捂着嘴偷偷的跟着旁边的同事内涵法国,“如果意大利不可信的话,法国也可信不到哪去。”

“那我们是否修正一下法国人的意见?表示保留态度?”旁边的记事员问道。

“不,我们坚决赞成法国人的态度,反正这是法国人首先排斥意大利的,我们英国没有责任。”艾伦威尔逊郑重的摇头道,“我们只是赞成法国人的意见罢了。”

皮埃尔抨击意大利其实只是顺带,在随后的讲话当中,表明法国的态度可以总结为,德国的援助金额应该减少甚至不应该援助。

对于参加会议的各国来说,本次会议无疑是一个头脑风暴。要根据其他国家的代表的言论进行随机应变,还不能自打自脸,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针对法国主张对德国进行限制的言论,荷兰和比利时的代表开口进行了反对。

荷兰和比利时和德国的关系颇为复杂,虽然都加入过对德国的战争。

但并不主张限制德国的发展,倒不是比利时和荷兰两国也学到了英国的毛病,玩大陆均衡。

而是比利时和荷兰长期以来就和德国经济联系紧密,如果德国能够繁荣的话,两国也可以搭一趟顺风车,支持比利时和荷兰的还有卢森堡。

至于对意大利的态度,因为和意大利并不接壤,三国没有感同身受的经济联系,倒是没有说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