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麦卡锡凯旋而归(1 / 2)

一个外在条件如此优越的女性,说要给自己生孩子,这有人会拒绝么?反正艾伦威尔逊不能拒绝,有一句话不光东方人觉得有道理,就算是西方人也觉得有道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万一以后英国还是不可避免要缩回英伦三岛呢,当然这也不太可能,至少纽芬兰已经保住了,可预见的未来,已经在英联邦有超然地位,生活水平凌驾于其他国家之上的纽芬兰也不太可能独立。

当前的大部分英属殖民地无法保存,艾伦威尔逊觉得自己趁着大英帝国国威仍在的时候,套现一下这个想法并不过分。

后世网络键政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就是五常当中的倒数第一,到底是绅士的英国还是浪漫的法国,其实主要比的是军力。因为比文化影响力,虽然法国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但和英国是完全不能相比的。

哪怕英国的影响力大部分都被美国人拿走了,法国在影响力上面也不是英国的对手。

英国脱欧了还能蹦跶,如果英国的角色换成法国,法国将会在全世界立刻被边缘化。

北约当中的权力分配也是以美国为主,英国为辅这么一个模式。这还是拿骚协议之后正式定下来的,在拿骚协议之前,英国还认为北约是双巨头模式呢。

这也是戴高乐上台之后,坚定要退出北约的原因之一,因为英美两国不分权给法国。使得戴高乐认为法国在北约内部处在从属地位,才让北约从法国滚蛋。

在军事装备上,法国不能和英美两国比尖端,也无法和中俄比规模。唯一能够诟病的,就是英国的三叉戟导弹,确实是美国人的。

二十一世纪的英国,确实不像是二战之前,在任何方面都比法国强不少。国力处在一个水平上,但就算如此,法国也没有取得对英国的优势。

英国当前面临的困境是,美国在遏制苏联的同时,还不忘记打压英国,还总是仗着英美特殊关系掩护这么干,法国可没有这个待遇。

艾伦威尔逊深知,美国最大的明面上对手是苏联,但从来没对有死灰复燃基础的英国放松警惕,除非英国的海外殖民地独立到了美国人放心的地步。

美国仗着和英国同文同种,故意带歪节奏可以说从很早就开始了,从一战到二战的中间美国做了什么,英法两国一清二楚。

趁着帝国夕阳无限好,还没落日。他为自己谋一些福利,自认为这种想法并不过分。

自从想要利用柏林危机把欧洲的亲苏势力荡平泡汤之后,艾伦威尔逊就呆在海尔曼庄园不出去,只是消失之前告诉杰拉德,自己是到处考察绝不是躺平,然后就在海尔曼庄园躺平了。

“你们真是!”忙碌了一天的波金娜返回家中,入眼就是不堪入目的场景,不由得呵斥安娜,“看看你像是什么样子?这大白天的。”

“艾伦说要拍艺术照!”不着片缕的安娜不满的嘟哝,拽来一件衬衫披在身上,眼睛瞟向拿着照相机的男人,样子楚楚可怜,意思让艾伦威尔逊说话。

“亲爱的,记录一下美好时光嘛。”面带尴尬之色的艾伦威尔逊轻声咳嗽了一声,作为始作俑者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三人的关系都摆在这了,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理论上没有,实际上也应该没有。

关于艾伦威尔逊表示,即将要返回亚洲任职,想要留下一点纪念的说辞。波金娜是不相信的,但是虽然不相信,最后她也仍然加入到了绅士私人珍藏当中。

“说的大义凛然,不最后还是把衣服脱了?”安娜偷偷撇嘴,心里瞧不起波金娜这种行为,他觉得就是这个名义上的姐姐在自抬身价。

用目光对波金娜进行了一番深度扫描,安娜更是微微昂头,身材方面高下立判。

有的时候艾伦威尔逊觉得这种日子也不错,这几天两姐妹对他百依百顺,一整套迷魂汤下来,他自己都记不清允诺了多少愿望,飘飘然不明所以。

如果不是麦卡锡已经觉得演出大获成功,准备返回美国收获政治遗产。艾伦威尔逊根本不会走出海尔曼庄园。

一番我是柏林人,加上亲自来到德国为自由世界打气,某种意义成了美国态度的代表。麦卡锡对这一次的欧洲之行非常满意,乃至于酒量都减少了。

见到了老朋友,麦卡锡才敞开了喝,还吐槽为什么法国葡萄酒就这么贵,一点也不物美价廉,这个国家其他方面不怎么样,卖高价倒是很有本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