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第二个波斯湾(1 / 2)

“我想,尼日利亚和英国也是不存在误会的。”艾伦威尔逊很满意,这么一看接触军方是一个妙招,文官和军方的关系,看来是世界普遍存在的规律,尼日利亚也不例外。

非洲总是存在军事政变并不是没有原因,这里的社会结构已经经过漫长的奴隶贸易被破坏,漫长的历史中黑人并不是没有反抗过,但黑人并非一个整体,不同族群的黑人利益也不同。

哪怕有马塔姆巴女王为了反对葡萄牙人的黑奴贸易,跟葡萄牙人打了整整八十年的存在,也逃不过纯粹的碾压。

比起非洲西海岸,非洲东部的国家军事政变的频率就小多了,这都是有原因的。

“尼日尔河存在的尼日利亚,是上帝赏饭吃,一旦开发出来,将会为尼日利亚提供庞大的农产品,从此尼日利亚将远离饥荒。所以开发行动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先把尼日尔河下游的森林推平,今年我要五百万立方米木材。毕竟英国也不能白白帮助尼日利亚,我尽量做到双赢,但也绝对不能英国单独吃亏,总督先生也知道,世界正处在经济危机当中,英国在此时帮助尼日利亚多么不容易。”

明明就是英国需要尼日利亚这个大殖民地开发,带来的需求寻求经济增长,但在艾伦威尔逊的口中则完全不是这回事,“要不是周围一堆法国殖民地,伦敦觉得离开之后怕你们顶不住,谁会大老远跑过来帮你们制定发展规划……”

“女王和首相,对自治领的爱护,令我十分感激。”阿齐克韦此时已经被完全降服,在不被从国父之路半路被换掉的胁迫下,国父经过深思熟虑,选择最后一次卖国。

这个态度就很令人满意,必要时候这些独立领袖应该显示出来灵活性,这样对大家都好,不然就是另外一种结果,黄金海岸那个闹独立的国父,直到今天都不知道掉哪去了。

警惕法国势力进入独立之后的尼日利亚,也是艾伦威尔逊向伦敦解释,为什么要增强尼日利亚军力的借口,他不能不和伦敦打招呼,就为自治领制定先军政策,一定要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才行。

几乎半个非洲都是法国人的天下,和连绵成片的英属东非相比,尼日利亚和黄金海岸势单力孤,还被法属非洲包围。

此时法国还在为维护自己的殖民帝国大打出手,一点也没有退让的意思。这种担心是存在的,伦敦也会认可。

很快白厅就对四大建设和先军政策给予回应,算是认可了艾伦威尔逊的动作。

其实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阿尔及利亚战争不单决定法属非洲的走向。也被在旁边观望的英国所注意,历史有个名词叫非洲独立年,准确的概括,这应该叫法属非洲独立年。

原本的历史,趁着法国在阿尔及利亚大打出手,英国在争取无果的情况下,让一直闹腾的黄金海岸和尼日利亚独立,专心经营英属东非,同时关注法国的战争走向。

法属非洲的解体时间比英属非洲要早,非洲独立年就是除了阿尔及利亚之外的法属非洲独立时间,在法国觉得阿尔及利亚独立不可避免的时候撤军,英国也就不在把英属非洲抓在手里,同样选择让非洲殖民地独立。

所以说英国一直就在盯着法国在非洲的动作,只是没像是法国那样明火执仗的开战。

有这个外部大环境,法属非洲还没独立,堤防法国的理由,自然不难被伦敦认可。

只是这个理由不能公开用来做舆论动员,所幸已经向现实社会低头的阿齐克韦现在愿意配合,很快就开始以向宗主国证明能力,公布了四大建设的方针,同时同样是伊博族为主的尼日利亚自治领军方的高层,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政府和军方团结在一起,向英国证明尼日利亚有能力,有意愿进行自我管理。要通过四大建设证明领导力。

“这是伦敦为尼日利亚设置的一个考试。对弱者而言,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刁难。但我并不这么看,尼日利亚应该具有强者思维,强者只会欢呼雀跃,把这一次的大建设,当成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同样整个尼日利亚也需要这个机会,证明我们不比任何国家差,我想在大建设成功之后,就是尼日利亚昂首挺胸,迎接独立日的时候。”

“阿齐克韦至少在嘴上功夫上,还没令人失望。”艾伦威尔逊拿着报纸,歪着头对自治领专员罗伯茨道,“公开消息和小道消息要同时流传,说什么英国对阿齐克韦的表态深感震惊,不太相信阿齐克韦会成功之类的言论。”

现在艾伦威尔逊的角色,比较适合被震惊,被吓尿,体现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的本色。衬托尼日利亚团结一致的反面角色。

“艾伦,也不用这么牺牲吧。”罗伯茨苦笑一声道,“衬托这些黑鬼的形象?”

“倒也不算牺牲,我又不是少块肉。真要提升效率,对在这个面临经济危机的世界,英国的好处是巨大的。”艾伦威尔逊一副高风亮节的做派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